相关文章

宁波一学校强制学生食堂吃饭 每餐至少消费9元

  “吃学校食堂要保底消费,至少9元。”“消费不到9元,也按9元刷卡。”昨天,记者关注到了这两天微博上频频爆料的宁波至诚学校要求学生必须去食堂吃饭一事,有学生反映,小卖部也在餐后才延迟开业,还有老师堵在食堂门口,强制让学生排队打饭卡用餐。

  记者 朱琳 实习生 徐倩敏 摄影 记者 高远

  学生食堂就餐9元起步

  班主任要查刷卡记录

  最初发布微博说这事的是网友“棕熊黑熊白熊还有北极熊”,前天下午两点许,他在微博中说到:“至诚学校要求学生每个人食堂消费9元起步,而且据了解,消费未满9元也会给学生刷9元,而且不能两个人拼菜。(而且)今日老师堵在食堂门口,锁住部分出口,吃完饭才能出去。每次吃饭必须排队去,还要点人数,不然拿班主任开刀!”

  随后,又有网友“Vicky_959”跟博提到了相同内容,在随后的私信采访中,这名不愿透露姓名的高中男生跟记者说,这事让学生的反应很大,就像当天中午他们体育测试,测完后胃口不好,来到食堂后便不想吃饭。正想迈出食堂大门却发现其中一侧的出口被锁住了,而另一侧的出口还有老师把守。

  “也就是说,我们现在每次吃饭都必须排队,不可以少一个人,不然就扣班主任工资。”“为了让我们去食堂吃饭,现在午休期间寝室的开门时间也晚了,小卖部也推迟开门,而且班主任还要查每个人的刷卡记录,如果有人没刷饭卡,班主任就会找你谈话。”“Vicky_959”说,这样一来,等于是校方强制他们消费,大部分同学为了避免惹麻烦,敢怒不敢言。

  [ 学生反响 ]

  吃不下饭时又没别的选择,只能饿肚子了

  为此,昨天记者前往位于江北大道377号的宁波至诚学校采访。来到学校已是中午11点半,正好临近高中部下课。食堂门口,记者随机询问了几名学生,得到了证实。

  “这周刚开始实施的,以往我们都是两三个要好的同学一起拼菜吃饭,这样口味多,又划算,现在每个人都得刷卡。”“对啊,我昨天中午就买了茭白,其实只要5元钱,但最后还是刷了我9元。”女生们显然更看重实惠。

  相比女生,好几个男生语气就不好了:“哪里有这样的事?之前小卖部10点10分就开始营业了,我们下课后除了选择食堂,还能去小卖部买泡面、面包等换换口味,现在好了,小卖部12点10分之后才开业,也就开个十几二十分钟,还把食堂一侧的门关闭了,这不是强迫我们在食堂消费嘛!”男生们说,有好几次上完体育课,他们实在吃不下饭又没别的选择时,就只能饿肚子了。

  “那有没有说,不在食堂用餐就要处分的事?”“有的,不去吃一次就要扣2分,如果累计被扣10分左右,就要挨批,或者处分,这是新的规定。那班主任也会跟着遭殃,班主任能查我们的消费记录,班里有人没去吃,他们就要被扣工资。”一名学生悄悄对记者说。

  随后,记者在食堂打菜处上方的电子屏上看到了不断滚动着的今日菜价:“肉饼子蒸蛋7元、泡椒鱿鱼7元、红烧大排7元、茭白炒鸡块5元、炒青菜3元……”在食堂窗口处,还有一块白板,上面写了两条规定,大致是要求:每生每餐至少打两菜(一素一半荤9元);为避免病菌传染,学校不准拼菜吃饭。

  [ 校方诉苦 ]

  “我们完全出于为学生的健康因素考虑”

  为了搞清楚起因,记者找到了宁波至诚学校的副校长杨先生。他说,至诚学校是全日制寄宿学校,学生一日三餐都在学校里吃。在这个学期以前,学生每学期缴纳3400元伙食费,一学期大约100天,折合下来每天的伙食费是34元左右。不过因为统一配菜的原因,有一部分学生说食堂的饭菜不好。于是经过商量,从这学期(即今年9月初)起,学校开始实行学生打卡自主点菜的做法。

  “可又有新问题出来了,原先每学期的3400元钱,家长都是直接打到学校账户这边,现在把钱给孩子了,那学生手里就有闲钱了,他们中有些人就不吃饭,只吃零食;还有一些人,比如家长给他200元钱,他只花100元充饭卡,剩下的钱就去外面花掉。”为此,杨校长还去小卖部查过营业额,发现在这学期之前原本每天只有几百元钱入账,可自实行打卡买饭以来,小卖部的营业额激增到每天五六千元。而这些钱,大多被学生用来买方便面、火腿肠、鸡翅等,可食堂那边经常出现用餐时间过后还剩一半菜没人打的现象,浪费程度可见一斑。

  “所以我们完全出于为学生的健康因素考虑,高中生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哪能天天吃泡面呢?长此以往肯定不好。”杨校长也承认,学校确实要求班主任监督学生吃饭,到了饭点就清点人数,至于学生所说的扣分、扣工资情况,杨校长表示根本没发生。

  [ 专家建议 ]

  校方尽量不要下死命令,可考虑改善食堂饭菜质量

  昨天傍晚,记者就此事专门采访了宁波大学人文学院社会学讲师汪老师,他称此事见仁见智,从学校来讲,出发点肯定没错,能接受学生提出的饭菜不可口意见并做了改变,并且考虑学生的健康问题,这无疑是对的,只是短时关闭小卖部,又强制规定最低消费是9元的做法,势必会加重学生的逆反情绪。

  “其实这就回归到一个民主管理的问题上了,学生都是孩子,你下了很多死命令,又似乎有点限制他们用餐自由的意思,这肯定会让他们不舒服的。”汪老师说,“我还是建议以劝导为主,比如校方可以考虑改善饭菜质量,也可以尝试回到原来的管理模式,毕竟多年实施以来没有很严重的问题的话,说明这方案还是可行的,毕竟在统一配菜时,也不可能满足每个人的口味嘛!一个学校那么多学生,不可能让所有人满意。”

  汪老师还提议,学校可以效仿一些高校,在食堂内放置一块留言板,供学生们提出意见和建议,针对具体某个菜再做改善,也可以举行个座谈会,让每个班级派出代表来参与,方法有很多,尽量两全就是校方该思考的问题了。